您的位置:首页 > 网上展厅 > 学术探讨

广西口述档案资源开发利用研究

发布时间:2011-11-08 09:22   作者:南宁市档案局
 

一、本研究的目的意义(包括在我国应用的前景)、国内外研究现状及水平

(一)选题背景

档 案是对国家和社会有保存价值的历史记录,已经成为了人类重要的历史遗产和国家信息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许多百姓看来,档案是神秘而陌生的,在他们的意 识中还很少有利用档案的要求和习惯,更不用说去关心档案工作的发展。保存在广西自治区档案馆中的档案多为机关文书档案,记录并反映平民生活的档案还是比较 少。正如美国历史学家霍华德.京恩呼吁档案工作者要“创造一个反映普通百姓生活喜好、需求的全新的文献资料世界”。同时,特里.库克还说过“20世 纪末期公众对档案的认识,或至少是用纳税人资金建立起来的档案馆的认识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即现在档案是属于人民,为人民服务,甚至通常由人民管理。在普 通公民看来,档案不仅要涉及政府的职责和保护公民的个人利益,而且更多的还需要为他们提供根源感、身份感、地方感和集体记忆”。口述档案便是解决这一问题 的最佳答案。口述档案的出现,不仅弥补了过去档案工作只注重公务文书方面而缺少对平民历史研究与保存的遗憾。

为 推动北部湾经济区加快发展,广西近日出台了《关于加快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大产业大港口大交通大物流大城建大旅游大招商大文化发展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 见》)。为了更好的贯彻落实《意见》的精神,北部湾经济区宣传按照“重心不变、镜头不移、力度不减”的要求,加强资源整合,创新宣传方式,利用各种手段, 唱响“北部湾品牌”,努力使经济区“时时有高潮,处处有亮点”。而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作为广西重要的文化事业机构,对把广西打造成为“北部湾文化产业 圈”,唱响“北部湾品牌”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口述档案成为了这种创新的宣传方式。广西是以壮族为主体的多种少数民族聚居的少数民族自治区,这些民族有着 他们各自的语言、服饰、建筑物、生活习惯、风土人情、喜庆节日、民间艺术等,对于这些独特的文化,鲜有文字记载,可以通过口述的方式,形成口述档案,通过 文字、录音、录像对外宣传,发展大文化,加快提升北部湾经济区发展软实力。

(二)本研究的目的及意义

本研究通过对广西口述档案资源现状研究,总结归纳出广西口述档案的管理主体及分布范围和特点,从而分析总结广西口述档案资源开发利用的阻碍因素,旨在探寻适合广西口述档案资源开发利用的途径。

口 述档案作为人类文明的宝贵记忆,它在文化的保护与传承过程中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广西壮族自治区是一个有多种少数民族聚居的少数民族自治区,有着丰富的文 化底蕴,通过口述档案资源的建设,并开发利用,不仅能使得广西的民族文化遗产得以保护,还能起到宣传广西的作用,更重要的发展广西大文化,加快提升北部湾 经济区发展软实力,从而促进广西经济发展。

以 广西为研究对象,对广西口述档案资源进行调查研究,归纳总结广西口述档案的管理主体及分布范围和特点,并且对他的阻碍因素进行研究,能最终探寻适合广西口 述档案资源开发利用的途径。这个途径不仅能为广西档案部门提供参考,也能给其他地区开展口述档案资源开发利用提供借鉴,从而更好的为档案事业发展做贡献。

 

(三)国内外研究的现状及水平

一、关于对“口述档案”概念的质疑研究

在档案界,“口述档案”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学者专家所认同,从最近十年发表有关“口述档案”的论文和著作来看,开展口述档案工作势在必行。但也有部分学者不认同“口述档案”这一提法。代表人物主要有王茂跃、张仕君等人。王茂跃还发表了多篇论文阐述了他的观点。例如:《关于口述档案概念的困惑》、《口述档案概念异议——从一份口述记录说起》、《口述档案是档案吗?》等论文,他认为:“由口述者追忆而成的口述记录不应当属于档案范畴,并不是要否定口述史料的收集工作。”并表明“我国目前所称的口述档案并不能称为口述档案,应当称为口述资料。因为‘区分档案与资料,一般可从它们的来源和某些外部标志上,识别它是否原始记录,而更主要的是从它们的产生目的上,判别它是否在当时历史活动中直接形成的。’”张仕君、 昌晶、邓继均在《“口述档案”概念质疑》中认为“’口述档案’的概念不是绝对不可以成立,而是目前有没有必要提出一个与之相对应的概念的问题”同时还指 出,“‘口述档案’所指的只能是来自他人口述的不同载体的现场记录所形成的档案,而绝不是为补充档案之不足,通过有计划采访,把当事人的回忆形成的笔录、 录音或录音的逐字记录”同时还表明“现在人们讨论的‘口述档案’不具有档案的本质属性,布局有法律的凭证作用,而只是一种辅助档案利用的重要的参考资 料。”

二、国内外关于“口述档案”概念界定

在认同“口述档案”提法的诸多档案学者中,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对“口述档案”概念的界定还存在不同的看法。

(一)国外关于口述档案的界定研究

“口述档案”概念较早出现在1984年由国际档案理事会出版的《档案术语词典》。在词典中出现Archives orales 概念,而在西班牙文此条中出现了Archivo oral 概念。它与英文中的Oral history 相对应。在词典中被翻译为“为研究利用而对个人进行有计划采访的结果,通常为录音或录音的逐字记录形式”。

在傅华的《国外口述档案工作概述》中有提到“198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的《文件与档案管理规划》中的报告‘Archives, Oral History and Oral Tradition (档案,口述史和口头传说)使用了Oral Sources Archive(口述资料档案)。虽然该报告没有对这一术语做出专门解释,但报告的内容却明确表明,这一术语所指向的对象是口述史和口头传说调查得结果,即口述资料。”

之后在第十一届国际档案大会上,塞内加尔的Saluou Mbaye在 “口述档案”为题的报告中,把“口述档案”定义为“口述史的查访结果和口头传说的汇集组成了口述档案”还补充说明“口述档案远不止于此,它还包括演讲、讲 座录音、辩论、圆桌会议录音、广播电视、记录在录音电视机上的通信和指示,已经合唱或独唱的录音等。不过本文中的主题只限于口述史档案和口头传说,它们必 须附加与历史事件或口头传说相关的书面文件。”

贾翰文在《新加坡的口述档案》中把新加坡的口述档案概括为“通过访谈录音的方法编整、保存及传播人们对新加坡早期历史的集体回忆。”

 

(二)国内关于口述档案的界定研究

在我国,大多数学者比较赞同国际档案理事会出版的《档案术语词典》中对口述档案的定义,即“为研究利用而对个人进行有计划采访的结果,通常为录音或录音的逐字记录形式”。他们在对“口述档案”下定义时多是“口述档案的重要性或价值+采访形式+记录形式或者记录载体”。例如:黄项飞在《口述档案:一个亟待拓展的领域》、张玉荣在《不容忽视的口述档案和口述档案工作》中均认为:“口述档案是为了更有效地保护历史记忆而进行的有计划的查访结果,它通常表现为录音磁带或对录音的逐字记录两种形式”。 樊春堂先生认为“它是档案馆或者研究者为补充档案之不足对个人进行有计划采访所形成的笔录、录音或录音的逐字记录”。 范金霞认为“口述档案是档案的一个分支,是为保护历史和记忆而进行的查访资料收集结果,通常表现为录音磁带和对录音的逐字记录两种形式,现代条件下可能表现为计算机数据,如数据光盘、电子文档等。”

同时也有学者从广义的角度出发,比较有代表的是“口述档案是记录人民语言信息的记录材料的总称”。万一芹、洪慧娟在《建立口述档案传承文明历史》以及洪慧娟《建立口述档案拓展档案工作新领域》等学者均使用了此概念。

四、关于口述档案价值或重要性研究

在我国,关于口述档案价值或重要性研究论文及成果比较多。有刘旭光,薛鹤婵的《试论口述档案的价值》、李红英,郭玉贤的《 从<格萨尔王传>看 口述档案的存在价值》、马晓云,周蕾的《从国外口述史的发展看建立外交口述档案的重要性》、黄项飞的《口述档案的存在价值及其构建》、薛鹤婵的《浅论口述 档案的价值及其工作》、薛鹤婵《试论口述历史档案的价值》等。在以上论文中,对口述档案的价值,具体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一、填补历史空白弥补历史断层或 者印证、鉴别历史;二、改善或完善馆藏结构;三、挽救民族文化遗产。另外张玉荣在《不容忽视的口述档案和口述档案工作》中认为,口述档案能“为史学研究提 供准确文献资料”“对青少年进行教育”等价值。

以口述档案某一方面价值研究的论文有:黄志洪的《口述档案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化遗存的保护与传承》;曹红梅的《口述档案与裕固族文化的传承》;黄琴,华林,侯明昌的《论亟待保护抢救的云南民间少数民族口述历史档案》;薛鹤婵的《论口述档案在司法活动中的证据价值》。

五、关于口述档案资源开发利用研究

我 国在对口述档案资源开发利用方面的文章还比较少,多数还是停留在对“口述档案”概念质疑以及廓清“口述档案”概念方面的文章以及口述档案有何价值这些方面 上。据笔者手上的资料就只有一篇关于口档案资源开发利用的文章和两篇关于口述档案资源建设的文章。潘秋笛的《浅谈档案馆的口述档案资源建设》获得了佛山市 档案学会2006年档案研讨会论文二等奖,她在论文中提到通过“编研出书”、“影视改编”“举办陈列展览”“开通网上利用服务”“组织开展专题研究”“提供借阅利用”的方法来开发利用口述档案资源。

2008年 吕芳在她的硕士毕业论文就以《口述档案资源建设研究》为题,探讨研究了关于口述档案资源的建设问题。她通过对口述档案资源建设的理论与实践问题进行深入研 究,认为档案界应该关注并加强个体典型口述档案的采集和社会口述档案资源的整合。她提出了建立“个体口述档案资源建设的模式”“该模式包括项目选题、制定 计划、开展访谈和档案保存四个步骤”和“社会口述档案资源建设的模式”该模式“提出了社会口述档案资源整理的运作机制、保障机制和评价机制”来解决口述档 案资源建设问题。

由潘玉民, 吕芳共同完成,发表在2010年《图书情报研究》上的《口述档案资源建设探略》指出了口述档案资源建设的路径为“整合口述档案资源以及制作口述档案的人力资源”;“完善口述档案资源建设的法律法规”;“构建数字化建设层面上的运作机制”。

口述档案资源开发利用方面的文章还是比较少的,口述档案资源开发利用方面可以借鉴其他类型档案资源开发利用途径,使得口述档案得以充分的开发利用。

赵 林林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档案资源的管理、开发与利用》文章中指出“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档案资源的开发利用,可以通过广泛收集.全面记录.深入编研、支持 “申遗”、加强宣传、特档特藏、创造档案效应等途径来实现,同时也要注意实现档案的统一管理,加强档案人员队伍素质建设,并加快法制化进程。”

饶 圆在《档案信息资源开发利用研究》中指出“以利用现代化技术手段和提高档案管理队伍整体素质为条件,才能深化对档案信息资源的开发,以满足社会的利用需 求”。同时指出“档案信息资源开发利用模式的新趋势主要体现在历史性和地方特色专题展览、现代通讯网络服务、视听传播服务和建立现行文件查询利用中心等方 面。”